石小弦

各种cp通吃的博爱党。
本命真田弦一郎。

瞧这无处安放的小手手!!!良堂锁死🔒攻受错不了了!!!

论粉了dys48之后近期我手机相册里都是这些。

孟:我上山踩着他肩膀,我下山他在下边拖着我的脚。


周:合着我一直在下边呗?


孟:你不是喜欢被动吗。



孟:这交朋友啊,不能交的太深。


周:怎么个说法?


孟:这太深啊,容易拔不出来。






我:(土拨鼠叫)你们赶紧结婚!

狙全国卷一的失败产品。

1996年。春。老韩家多了一个儿子。韩爸爸翻了很久的书最终决定给孩子起名叫韩文清。骥子龙文,才高气清。以后一定是个有才华有气质的孩子。
然后大家也都知道,韩文清这孩子并没有如他父亲的愿。受父亲影响,他的脾气变得有些倔,认定的事情就不会随便更改。长相倒是不错但配上他平时的表情总有些不怒自威的意思。
让家里没想到的是,在韩文清19岁生日前,他喜欢上了一款游戏,那是荣耀开服的第一年。两年后,韩文清充分展示了他在游戏方面的天赋,被挖掘出道,加入了荣耀职业联赛霸图战队。这一年,他还遇上了一个人,叫叶秋。叶秋仿佛是他天生的敌人,第一年季后赛,霸图败给了叶秋带领的嘉世。第二年总决赛,霸图败给了叶秋带领的嘉世。
第三年,霸图再次走进了季后赛。赢下了常规赛的最后一局后,霸图队员们选择集体出去聚餐。餐中,有人提起了刚刚结束的高考,这群人同韩文清一样经历过高考的并不多,年轻一点的可能还没有到参加高考的年纪,有一大群人将少年时光分给了荣耀,所幸在座的都得到了值得付出的回报。
“你们看你们看,今年咱们高考的作文题是写给2035年的信。刚刚来的路上我看到有个时光慢递,咱们赶趟去写一个呗。”有人提了出来。虽然有嫌矫情的反对声音,但是没有意外的,一群人都来到了那个时光慢递。韩文清想了一下,也写了一张。

十年后。
叶修家收到了一封来自霸图的信件。
“哟老韩,退役一年了还有粉丝往霸图给你寄信呢?我怎么没这么复古的粉丝。快打开瞅瞅。”叶修扬了扬手里的信。
韩文清走过来拿着信,看着时光慢递的信封皱了皱眉陷入思索。突然好像想到了内容,露出一丝微笑又将信递回叶修“你拆了看看。”
叶修看了信大笑:“我说老韩你还有这么文艺的时候呢,这种东西里都不忘带上我,你那个时候是不是就开始暗恋我了哈哈哈。”
“嗯,也许呢。”


“打败叶秋,拿到冠军。”

韩叶三十题[2]

购物的时候。

住一起免不了一起出门购物。在超市被围观的次数多了之后叶修也不得不带上了不喜欢的墨镜,遇到阴天什么的就改口罩帽子。而韩文清总是执着的带着同一幅墨镜。
“不许买烟。”
“唉,老韩你带着墨镜眼睛还这么尖。”叶修有点失望的把烟退了回去,心想大不了晚上再偷偷跑趟楼下小卖部就是。
“为了你好,一周最多一包。”韩文清顿了一下“晚上敢偷偷下楼我就让你一个星期下不来床。”

「真切」老梗的脑洞大开

01 Adventure(冒险)
“副部长你是万年受!你是混蛋!”
“切原赤也!”
“嘤嘤嘤嘤副部长不要打我我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被部长逼的QAQ”

02 Angst(焦虑)
“副部长…那个…老师说英语考不及格的话就不能参加全国大赛?”
“没错。”
“那我要怎么办QAQ”
“不要松懈!…这是复习卷,我帮你复习。”

03 Crackfic(片段)
“我我我…我喜欢副部长,想和副部长在一起!”
真田想了想,伸手揉乱了切原一头的海带。

04 Crime(背德)
“弦一郎你真的要和这个男孩子在一起?!”
“是的,抱歉母亲。”
“啪。”
真田没有管被甩了巴掌的脸,拉着切原离开了真田宅。

05 Crossover(混合同人)
06 Death(死亡)
[5,6算一个]
切原赤也捡到了一个黑色的本子,他在本子上把他最爱的副部长的名字写了上去。
半分钟后位于地铁上的真田弦一郎死于心脏麻痹[.]

07 First time (第一次)
“立海大网球部也不过如此。”切原赤也站在球场上得意的笑着丝毫不注意刚进场的三人。
“后辈都打不过,太松懈了!训练量加倍!”真田上前几步,皱眉,如此嚣张的后辈也着实让人反感。

“你们这群怪物我一定会打败你们的!”

08 Horror (惊悚)
“你们说副部长会不会是年龄作假来上学的?那张脸怎么看都已经30了吧。”切原赤也自顾自说着丝毫不注意向他挤眉弄眼的同伴。
“切原赤也!训练期间聚众聊天太松懈了!去跑10圈!”头顶传来的声音差点让海带的小心脏蹦出来,当然如果他有心的话。

09 Romance (浪漫)
“你的圣诞礼物。”
切原赤也接过真田递来的网球拍。
看着最下面那个小小的s,这应该就是只属于真田弦一郎的浪漫了吧。
“我最最最喜欢副部长了!”

10 Suspense (悬念)
很多年后的一天切原不知道哪来的兴头非要让真田陪他打一场。“弦一郎你已经老啦哈哈哈肯定不能够再像学生时代一样虐我了。”
抢七局。气喘吁吁的切原在接球的时候不小心扑倒。球蹭到了球网。迎面而来的是真田的担心的责怪“这么大的人了,还向学生一样,手给我我扶你起来。”
球落在哪边场地了?没人在意。